主页 > 规划设计 > 列表

    《我心中有网上赌城热泪在翻滚》

    时间:2017-08-26 19:39
     
           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每个上小学三年级以上的学生,只要是遵义县范围内的都会有一本书——《黔北明珠》,似乎92年版本的,而我今天仅仅是写书中提到的一处景点——“海龙囤”。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种下了这样一粒种子,我深爱着我的家乡,无论我身在何方都会很关注,7月3日星期五,世界文化遗产大会宣布遵义海龙囤土司文化遗产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看到这样的信息见诸各大媒体报章,我的心中涌起一阵热泪,终于,终于看到了这种文化自信,我以前总是讲沙滩文化,甚至一度为这种文化而哽咽,改土归流算不上沙滩文化里的主流文化,而它的影响已经在每个家乡人的心中,生根发芽了。
        “杨应龙是一个土皇帝,他死了以后坟墓有七十多处,至今不知道他到底埋在哪里。”外公曾经这样告诉我们,我的母亲是遵义县高坪镇人,我很小的时候就去过高坪镇这个地方了,而海龙囤正好在高坪镇和沙湾镇之间。去海龙囤要经过外公家,每次我们去外公家都会选择带上表姐兄妹一起去海龙囤玩,每每看到的都是破败不堪的城墙,但是每次都会落泪。遇上暑期去的时候,还会在山上看到开着的杜鹃花。2003年的时候曾经有一家旅游投资公司准备修缮过城墙,但是都因为没有投资回报率而放弃,那可能是我第一次感到失望,几年之后,也就是是2008年,我再次去海龙囤,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寄希望于遵义地区的这种曾经主流文化在社会上有越来越高的声誉,我去了,看到景区的大门被修好了,蜿蜒的公路还在,但是已经开始显得老旧,海龙囤并没有像2003年那样游人如织,稀疏有些人来往,这是我第二次感到失望,甚至比第一次还要强烈,我在想,难道就这样石沉大海了,那么多人曾经努力打造的中世纪军事古堡。2015年,又是七年过去了,也就是刚刚过去的两天时间,我以为我再次去了海龙囤,那是在梦里,真的,我听到了海潮寺的钟声,我又见到了杜鹃,我心中有热泪在翻滚。
        “我小时候经常去海龙坝打竹笋,然后凌晨走路到遵义市去卖这些竹笋 。”妈妈告诉我说小时候的艰辛生活,她说她很怀念那个地方,今年的农历五月十二,也就是上一个周末,母亲再次回去参加了表哥的婚礼,回去她梦寐的故乡,外公两年前走了,2013年12月4日去世的,妈妈再次去老家,我不知道她会是怎样的心情,但是母亲是很感性的人,外公去世那年她偷偷流泪,虽然小时候妈妈跟我们讲了许多被外公虐待的事情,但是那里作为她的故乡,我想她也难免会伤心,海龙囤这个地方有两代人不同的愿望,母亲就是想再多一次回去看看,而我是希望我们的文化被放到镁光灯下面,让家乡热闹起来,让那些与故乡同行的人不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