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规划设计 > 列表

    《我徒劳地望着远方,四野空空的痉挛》

    时间:2017-08-26 19:21
     也曾喝过沧浪水
    也曾赴过瑶池宴
    也曾坐过琼花轿
    也曾鹿门山里化过缘
    也曾?牵过几件离人衣 
    你像蝶,时而羽扇纶巾,时而叮当环佩
    像久别重逢的泪光
    漂泊在游子疲倦的眼睛
    也许是星星的又一次思春,也许是云朵的又一次背叛
    也许只是壶中小小的住户,一次又一次牵着自己悠长悠长的影子,徘徊在午夜昏黄不定的街头
    我其实愿意相信你是一首干净的诗,别过浮华,从天而降
    诗中甘美的意象,开满圣洁的花
    那些叮叮当当的平仄,像梦幻,装在白胡子老人的袋子里,分给牙牙学语的孩童
    而你,像一头受伤的野兽,仰天嚎叫
    像狂风里暴动的鹰群,像集结于黄昏的蝙蝠,像饮弹而泣的羽毛
    像我,一生空守着一个信念,坠向黄泉
    没来得及重温一遍沙沙细雨
    春就走了
    春天遗忘了什么
    枝头的花,眉梢的燕纹
    可是我盼啊,我掰着指尖上的日子
    在北风呼啸的夜晚。指指点点
    不顾大雪纷飞的阻隔,颓然前行
    我要赶在杨花落地之前拥抱它
    像拥抱婴儿哭声里喷薄的第一轮红日
    像落日浴血的尾音,微笑的躁动
    我徒劳地望着远方,四野空空的痉挛
    两手虚托的是春天返照的音颤
    我不是歌者,不会在竹滴清响的山林舌绽莲花
    我是农夫的儿子,是不安的尘土
    不安地,用血和肉捏一个沉默的春天
     
    黄昏把黑色还给人间
    风,静了
    露珠瞪大乌亮的瞳孔
    山和原野都合上了眼睛
    我也合上眼睛
    轻轻打开梦的黎明   
    国家所有
     
    从火星上看
    那颗曾经蔚蓝的星球堆满了两种东西
    一种富贵
    一种垃圾
     
     
    地丁
     
    寒冷从天边圈定一个圆
    我站在灰色的荒野
    远和近徒劳地行走
     
    废墟上的小花
    晕开了春天